祺音

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?

【多CP】假如他们有翅膀

祺の音:这一次想挑战一下温馨治愈文~~~

本篇的妹妹篇如下:《假如他们有尾巴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文CP:凌李、楼诚、荣霖

故事背景:现代

文章分类:脑洞向

本文篇幅:一发完

本篇归属:《独文合集(脑洞向)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01. 凌李

“大家注意了,翅膀作为翼人的一个身体器官,是非常重要的···”

正在讲课的,是全国著名翅膀科专家、滨海市第一医院院长凌远。这凌远也是业界的传奇人物,作为一个普通的没有翅膀的人类,竟然选择去了翅膀科,并且一路打怪升级,成为了学界大牛。

“据最新统计,全中国只有10%的人能够长出翅膀,虽然比例很小,但是人口基数很大,所以总量也不容忽视。我们把这一类人称为“翼人”,但是他们本质和普通人类没有区别。翼人一般在十八岁,翅膀便会生出,直到二十岁时长成。能否长出翅膀是由基因决定的,而且在胎儿时期无法检测。”

“翼人的翅膀也是有多种多样的,有鸟型翅、翼型翅和昆虫型翅。我知道某些地区存在一种‘翅膀歧视’的陋习,认为翼型翅的人血脉里涌动着犯罪潜能,是不祥的象征。这些都是封建迷信,我们作为医生,要对患者一视同仁···”

回到家里,夜已经深了,那位小警察也都沉沉睡去。李熏然一直是个长不大的主儿,睡觉爱闹腾蹬被子的坏毛病一直改不了。凌远笑了笑,爱怜地亲亲他的脸,然后给他一下一下微微扑闪的翅膀轻轻罩上被子。

他的小警察,之前翅膀受过重伤,落下疤痕。如果着凉的话,就会翅膀酸疼,使不上力,没办法自由地飞翔。

李熏然的眼睛里有星光,李熏然的脊背上有翅膀。

凌远知道,他天生就是应该自由飞翔的。

他也愿意,为他的自由飞翔保驾护航。

 

在他们二人即将过三周年纪念日的时候,李熏然参加了一次围捕。那个罪犯劫持了一个四岁的人质,情绪激动。李熏然不顾队长劝阻,赤手空拳进去与他谈判。孰料,罪犯早就设下圈套,李熏然刚一进入房子,他便引燃了一地的汽油。一瞬间,火光冲天。正在其他队友们束手无策之时,门口的火焰被一阵气浪冲开,李熏然裹着一件黑色的被单滚出火海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众人赶忙冲过去,发现孩子被死死地护住,没有受伤。然后,他们才惊讶地发现,那黑色的物件,不是被单,而是李熏然巨大的翅膀。

原来李熏然是翼人,而且是罕见的翼型翅翼人。

 

翼型翅,就是类似于上古翼龙的翅膀。与其他两类翅膀不同,翼型翅通常都巨大无比,骨骼结实,肌肉发达。虽然灵活度欠缺但却足够强壮有力。因为有着上古翼龙的基因,所以现实中翼型翅的人极其稀少,这也是引发人们偏见的原因之一。

眼下,李熏然为了保护人质,翅膀被烧得血肉模糊,一片焦糊。如果不能及时植入新皮,那么翅膀就会彻底失去机能,不得不进行截肢手术,进而极大地影响本体健康。

基因是公平的。它在给了翼人另他人艳羡的飞行能力和强大力量后,也用翅膀拿捏着翼人的命脉。一旦翼人的翅膀有所损伤,便会极大地影响翼人的健康,乃至寿命。如若需要植皮,翅膀植皮所需的皮肤,必须从其他相同类型的翅膀上来移植。

但是,翼型翅基因经过6500万年的流传,早已处于弱势地位。它的可再生能力极差,远远比不上其他两种类型的翅膀。换句话说,像李熏然这种需要大面积植皮的病例,要想救治成功,就是要拿另一个翼型翅翼人的健康来换他的健康。

 

没有皮肤来源,但是时间却不再等人。

看着雪白床单上一团焦黑的小人和残破的翅膀,凌远心疼不已,痛彻肺腑。

他叫来了他最得意的门生,李睿。

他郑重地把手术刀交到了他的手上,脱下了上衣。

然后李睿看到了,一双更加巨大有力的翅膀。

原来凌远也是翼型翅翼人。

他这对从小被生母怨恨咒骂,被生母认为带来厄运的翅膀,如今是李熏然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

李熏然醒来的时候,凌远正在给他身上细细地抹着药。

他下意识动了动,还好,翅膀还在。

看着凌远温柔含笑的眼神,他赶忙把翅膀给身后缩了缩:

“老凌···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。翼型翅的翼人太少了,警局要求保密的···”

看着凌远一脸深情地望着他的翅膀,他急忙补充道:“老凌,你不要嫌弃我,翼型翅的翼人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真的。哦···当然啦,我也不会觉得你是普通人就不和你在一起什么的···老凌最好了,你要是也想体验飞的感觉的话,我可以带你一起飞啊。你不要小瞧我,我们翼型翅特别有力量的。哦对了,你就是翅膀科专家这些你肯定也知道···”

 

李熏然睡梦中感受到了凌远的抚摸,翅膀便习惯成自然地动了动,拍拍他的手。凌远无奈地看着四仰八叉的李熏然,觉得是时候换个更大的床了。

这孩子把翅膀平展开来,得有一米八啊。

这可让我们凌院长睡哪里啊。

 

02.楼诚

小阿诚刚被捡回来的时候,什么都不懂,根本没见过翅膀。

明楼的翅膀,是鸟型翅,长满了羽毛,是纯洁的白色。这是公认的最漂亮的翅膀,因为它就像天使一样,能让人感受到美好。而不是像翼型翅,只会让人联想到蝙蝠和吸血鬼。

可是明楼一般不喜欢把翅膀展开,他觉得这样太引人注目,生活也不方便。只有在睡觉的时候,他才会伸展开来,放松放松筋骨。

小阿诚第一次和明楼睡觉,紧张地无法入睡。唯恐自己挤了他,或踢了他。辗转半夜,突然感到脸上痒痒的,伸手一摸,一片羽毛。奇怪,是枕头漏毛了吗?

小阿诚没有多想,便伸手拽了下来。

然后明楼一声呼痛,便惊醒了。

床头灯亮起,小阿诚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。他发现白天还是正常人的大哥,背上居然多出了两片翅膀!大哥手捂着的地方,好像还冒了血珠。

明楼见孩子一脸呆滞的样子,怕吓坏了他。一是顾不得疼痛,赶忙想抱住他哄哄。

谁知小阿诚却抢先一把抱住了他,哭的稀里哗啦:“我就知道大哥是天使。把我救了出来,不嫌弃我,还给了我饱饭吃,给我衣服穿。”

他还太小,只能用最平实的话拼命述说着自己的感激。

彼时的阿诚还不知道,他大哥给予他的,不仅是饱饭暖衣,还有一生的信仰与光明。

对了,还有爱。


03.荣霖

    明诚是鸟型翅,宝蓝色的羽毛光洁细密,与明楼的纯白翅膀齐齐展开时,交相辉映。

李熏然是翼型翅,翼展巨大,强壮结实,充满了野性与力量之美。

赵启平是昆虫型翅,还是蝴蝶属的,色彩斑斓,熠熠生辉。

面对年纪最小的一霖,明诚自信满满:“我们家前三个都是翼人,最小的肯定错不了。”在阿诚哥积极的影响之下,病病弱弱的小一霖也不再妄自菲薄,反而和李熏然赵启平讨论起自己未来的翅膀来。

“翼型翅好!翼型翅飞得最高,而且飞得最远。一霖,你加把劲儿,坚持锻炼,争取以后长出翼型翅!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抟扶摇而上九千里了!”李熏然十分激动,给许一霖展示着他飞行时拍的照片:“怎么样,风景超级好吧。”

小一霖一脸艳羡地点点头。

“去!翼型翅皮糙肉厚的,还死沉活沉,一霖扇得动吗!再说了,一霖身体弱,高空风大气流复杂,阿诚哥肯定不让一霖飞那么高。一霖,你听我的,你长出昆虫型翅最好。昆虫型翅特别轻薄透亮,展开来一点负重感都没有,特别适合你。而且如果你能进化成蝴蝶属的话,一展开超级漂亮,时尚拉风。你要是不喜欢本来的颜色,还可以让翅膀造型师给你设计造型,超级fashion。”

小一霖艳羡地点点头。

小一霖扭头去问荣石:“荣大哥,你觉得我长出来什么翅膀比较好啊。”

荣石,一个拥有强大鸟型翅的男人。他看着小一霖充满期待的目光,思索片刻道:“你长出来什么都很好啊,你本来长得就好看,配上翅膀一定更可爱。三种类型的翅膀嘛,各有各的好处。翼型翅非得高远迅速,昆虫型翅轻盈美观,鸟型翅可以全天候使用。你放轻松,不要有太大压力。”

小一霖一边应着,一边羡慕地摸了摸他的鸟型翅:“只要等我长出了翅膀,我就能够和荣大哥一起飞了。”自从他学过“在天愿为比翼鸟”后,他就无时无刻不渴望着拥有属于自己的翅膀。两个人缠缠绵绵,共同遨游在灿烂星光之下,想想就浪漫无比。

 

后来啊,小一霖也不小了,和荣石在一起也很多年了。现在,他觉得最浪漫的事情就是,他们二人漫步在满天星河之下。如果看到哪颗星星特别好看,荣石便张开他的翅膀,抱着他,带他凌云而起,让他看得更清楚些。

许一霖终究没有长出来翅膀。可是那又如何呢?荣石会成为他的翅膀,带他飞翔。让他能够倾听风的耳语,细赏云的聚散。

这便足够了。

评论(27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