祺音

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?

【多CP】厨房总动员

祺の音:最近一直在更《刺客列传》,自己今天回头看了一下,简直像历史书似的,确实有点乏味枯燥了。那么我们今天就来点现代篇,脑洞向的欢乐沙雕文吧~~换个风格high一下(*'▽'*)♪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文CP:多CP

故事背景:现代

文章分类:脑洞向

本片篇幅:一发完

本篇归属:《独文合集(脑洞向)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01.

明楼是海尔双开门电冰箱。

香槟金拉丝工艺,奢华品质,尊贵身份。

云智能远程控制,高端科技,登顶智商。

双变频干湿分储,锁住新鲜,出众品味。

458L超大容量,惊人饭量,身宽体胖。

停!重来!

458L超大容量,海量空间,心胸宽广。

小明气愤地改词。

明楼一脸谄媚地讨好阿诚:“阿诚对我还满意吗?”

哼!阿诚读取着自己的内存:厨房里所有电器,就你最费电!少整那套虚的!电不是钱买的啊!

没错,阿诚是厨房的电表。

(明楼原型如下图所示,所有功能参数均来自淘宝。真心不是打广告)


 

02.

啊!啊!啊!啊!太狠了!!!啊~~~

众厨房用品都嫌弃地捂住了耳朵。

救命!庄案板又开始叫//床了!额不,叫板了!

而且是对季菜刀叫板!

大家都很佩服他的勇气。

季白是一把锋利的菜刀。他虽然新来不久,可是冷言冷语,冷面冷脸。他的性格就好像刀身反射出的寒光,不言不语之间凶狠地劈向猪牛羊肉。

一刀斩断,毫不留情。一些小厨房用品吓坏了,都不敢和他搭话。除了庄案板。

他俩走到一起,让大家大跌眼镜。“庄案板不是攻吗?可季菜刀看着也不像受啊。”

最后的结果就是,庄案板老老实实地躺在下面,任由季菜刀在他身上驰骋。

大家特别佩服庄案板的扮猪吃老虎:“原来是坐上去自己动啊。”

 

03.

“老凌,酸菜鱼是什么味呀!”然然睁大好奇的眼睛,天真无邪地问道。

凌不粘锅心花怒放:“然然别急,等我做好了给你尝。”他转过头,虎着脸道:“喂!三牛牌电磁炉,说你呢!加大功率,我家然然饿了!”

韦三牛忍气吞声,闪瞎狗眼。

酸菜鱼做好了,凌不粘锅拒绝了平锅铲的帮助,非要亲自倒给然盘子。趁着喂食的空档,再悄咪咪地亲一口。嗯,开心。

酸菜鱼是酸的!然盘子如愿以偿地尝到了酸菜鱼,开心极了:“老凌真厉害!酸菜鱼真好吃!”

凌不粘锅沉浸在然然的赞美里无法自拔。

平锅铲和三牛牌电磁炉疯狂吐槽:“也就只有凌远这个沙雕才相信李熏然不知道酸菜鱼是什么味儿的!”

 

04.

“美丽的小方,你是我的白月光。”

“我为你把情歌唱响,请问你是否愿意做我的新娘。”

每当杜剑锋抑制不住自己内心喷薄而出的爱意时,他就会开始吟唱自己写的半流子情诗。

“荣大哥,为什么杜大哥内心一有喷薄的爱意,就要吟诗呀?”小一霖不解地问道。

“他一烧水壶,水开了,他不出声谁出声。”荣石一脸冷漠。

“美丽的小方,你是否原意接受我百转的柔肠。”

“你是否让我愿意轻吻你···”

“滚滚滚,杜剑锋,你那开水一骨碌倒下去,我弟弟还活不活了!”方孟敖大吼道。

“为什么方大哥这么说呢?小一霖不解地问道。”

“因为方孟韦是玻璃杯。”

“玻璃杯不是不怕热水吗?”

“谁让方孟敖是塑料杯呢。”

 (此处的逻辑是,塑料杯灌热水不好,方孟敖关爱弟弟,因为自己怕热水,所以觉得弟弟也怕热水。但实际上弟弟不怕热水。所以说嘛,杜剑锋和大舅子天生不对付)

05.

曲和是整个厨房最温柔的。

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,吸收着大家的负能量,让大家轻松愉悦。

曲和是抽油烟机。

它是一个实用的抽油烟机,让整个厨房不再烟熏火燎,因此主人很喜欢它。

黄志雄是油桶。

厨房里所有的油烟,都是他的产物。因此他很自卑,觉得自己是厨房的罪魁祸首。不敢和大家一起玩儿。一直是独来独往。

曲和来了之后,黄志雄发现曲和从不嫌弃自己产生的油烟,全部都处理掉了。厨房也不再油腻腻了,而是光洁如新。他才昂首挺胸起来。

因此他很感谢曲和,也很爱曲和。

可是他是油桶,只能在厨房的最角落里呆着。曲和是抽油烟机,高居半空,俯视众厨房用品,能和楼冰箱平起平坐。

所以他一直把这份感谢和爱意深深埋在心底。

 

06.

荣石是一个隐形大亨,也是一个厨房新贵。

他向来看不上楼冰箱那高调的示爱,觉得俗气。尤其是楼冰箱自恃身份高贵,动辄说教其他厨房用品的时候。

冰箱,多古老了。上个世纪厨房就有了。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他是最新款消毒柜,强力紫外线杀菌,隐藏技能满点。

他崇尚贵族就应该低调奢华有内涵,爱一个人,就要温柔呵护他,给他最好的。

譬如他对小一霖。小一霖才来厨房不久,是一个好奇宝宝。他每一次都给他进行全面细致的杀菌消毒,每一天都要回答他许许多多的问题。

谁让他的小一霖这么可爱呢,塑料碗小小的,圆圆的,上面有很多小奶猫的图案,是给小宝宝用的呢!

 

07.

老谭特别嫉妒凌远。因为每一次凌远都能和他暗恋的平锅铲亲密接触。而他只能望洋兴叹。

没办法,谁让他是一口砂锅呢。

而且还是熬中药的砂锅。

好不容易可以和平锅铲面对面地表白了。嘴一张,话还没说,那苦到吓人的气味就把洁癖讲究的平锅铲给熏跑了。

“哎,然然,我跟你说啊,咱们厨房有一个老古董锅,长得那么黑,那么胖,那么脏,那么破,还没有盖子!一说话,可难闻了!”平平心有余悸。

“啊?他是不是要抓你啊”然然赶紧放下手中的糖醋里脊,关心地问道。“可能是吧!我听你家老凌说,咱们厨房里头闹鬼!会抓新来的小厨房用品吃掉!”平平极其认真。

晚上,夜深人静,一片漆黑。然然想到了平平的话,好害怕,敲了敲凌不粘锅:“老凌,我害怕,我能到你的里面去睡觉吗?”

凌远心花怒放,赶忙放他进来。

“到底是谁吃人!!!凌远你个老狐狸!!!”谭砂锅愤怒地咆哮着。

 

08.

厨房里有一段相爱却不能相守的爱情悲剧。

抹布周凯,是厨房里最肮脏的存在。

洗碗布洪少秋,则是最洁净的存在。

他们一个负责抹去灰尘污垢,一个负责洗净锅碗瓢盆。

他们自出生起,便一直在一起。他们从万千产品中被命运选中,被打上了“厨房手巾两只装”的标签,包装在了一起。从位于南方的厂家开始,一路颠簸,共同来到了北方的超市。在不见天日的仓库里互相激励,在灯火通明的货架上畅想未来。

咖啡色的周凯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成为清理案板刀具的手巾。他生性豪放,喜欢不易打碎的物什。天蓝色的洪少秋为人细腻,更想成为洗碗洗锅的手巾。把油腻的盘子清理得光洁如初,他会非常有成就感。

可是,命运向他们开了巨大的玩笑。原本相同的生命轨迹,走向了不同的终点。他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形影不离,他们甚至连碰都不被允许碰一下。只因为他们一个洁净,一个肮脏,一个高贵,一个下贱。

幸好,他们不能手牵手,还能心连心。

后来怎么样了呢?刚来的小厨房用品们心急不已。

然然、平平、小一霖都睁大了好奇的眼睛望向阿诚哥。

“后来,过了很久很久,他们都已经很老了,残破不堪。在做完最后一次清扫后,他们都被扔进了垃圾桶。”

啊!小厨房用品们都心痛不已。他们太可怜了。

“不,他们很幸福。”明诚纠正道:“他们分开了大半辈子,在生命走到尽头之时,终于又回到了一起。”

与爱人一起共赴的,不叫死亡,叫永生。

 

09.

厨房里夫妻生活过得最多的,是公认的庄案板与季菜刀。

一天两发,按时嗯啊。

楼冰箱、杜烧水壶、凌不粘锅、谭砂锅都暗戳戳地羡慕他。

“切,那有什么的。每天直播全过程,一点隐私也没有,你们还羡慕?”蔺晨十分不屑。

平平扭头一看,哦,原来是一个微波炉在说话。

众厨房用品顿时好奇起来:“哎呦,看来您老人家有隐藏技能啊。”

“那可不。”蔺微波炉微微一笑,开始了工作:“不然每次这里面发出的响声,你们以为是怎么回事啊。”

这句话内涵丰富,信息量大。凌不粘锅嫌弃地装着然然就给回走,荣消毒柜捂着小一霖的耳朵不让听。只有平平一个没人管的未成年仍在静静聆听,苦苦思索。急得谭砂锅在远处蹦跶不停:“你个蔺胖子!不要带坏我家平平!”

看着平平恍然大悟的样子,阿诚哥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:“蔺晨这个没正形儿的,迟早要把平平带成不良少年。是时候让他趴趴窝了。”秉着关爱厨房下一代用品健康成长的使命感,阿诚啪地一声,断了蔺晨的电。

蔺晨正得趣的时候,突然强行中断,顿时萎了:“明诚诚,你到底想干什么。你不为我着想,也总该为琰琰着想吧!他正舒服呢!”

平平灵光乍现:琰琰一定就是那个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微波炉专用容器!

 

因着有未成年人在场,上一次蔺晨的好事被生生打断。这一次,他特意找了个没人注意的时候,悄悄地开始蹂躏某人。

突然,平平从一旁蹿了出来,吓得蔺晨差点不举。只见平平趴在箱体上,努力地往里窥视——毕竟从这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婉转的声音。

可是平平看到的,是自己猥琐的大脸。

哦,原来蔺胖子得意的,是他们的保密性啊。

现在的微波炉,都带反光的了吗!!!

没能学习到体位的平平愤怒不已。

“哼,小兔崽子没见识。”蔺晨哼了一声:“谁说我是微波炉?老子这叫光波炉!”

(蔺光波炉本体如下图所示,大家主要关注一下那个可以当镜子用的门哈哈哈)

评论(40)

热度(1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