祺音

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?

【荣霖】我的舍友是布丁

祺の音:这是第五篇点CP之作,送给 @櫻桃糖漿 姑娘。因为姑娘一下子就猜出《刺客列传》中桂田的身份了~~~应姑娘和 @宋甜兒两位看官的结局要求,全篇节奏轻快,字数6000+,是《假如他们是动物系列》第二发,日常番欢乐沙雕文。当然,沙雕归我,欢乐归二位姑娘和诸位看官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文CP:荣霖

故事背景:现代

本文篇幅:一发完

文章分类:日常番

本篇归属:《假如他们是动物系列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01.

荣石回来的时候满面春风,还哼着小曲儿。戴着耳机打游戏的杜剑锋不耐烦地嚷着:“荣石头你发什么骚,别吵!老子都听不见队友说话了卧槽!死了死了!老子的奶啊!”

“杜剑锋,明明你比荣石头吵多了好吗?麻烦闭嘴谢谢。”躺在床上翻书的庄恕接话。

宿舍安静了半天,明楼才躺在床上翻了个身:“所以真的没有人关心荣石头为什么发骚吗?”宿舍又安静了半天。

明显没有。

好吧,那就算了。明楼摸到了放在身边的手机,给明诚发微信:“阿诚,回来帮我到食堂捎个饭,草头圈子红烧肉饭加量,一瓶康师傅冰红茶,刚睡醒有点饿。”看着明晃晃的“收到”两个字,明楼又翻了一个身刷起了LOFTER:“嗯,宿舍里有一个每天坚持自习的人就是好。今天的楼诚tag又有十几篇更新了呢,有粮吃好开心。”

阿诚管吃进嘴里的粮,太太管看进眼里的粮。太太的粮不光是愉悦精神,有的时候还会愉悦某物,让其迅猛发育,快速成长。这个时候就得麻烦阿诚出手管教,嗯,用口也行,不过楼总还是更希望用身后的那一张。

总而言之,各司其职,密切配合。楼总只用享受就可以了。

02.

“庄恕!你的猫今天又出去撒野了!”明诚一进门就开始了教训:“你的猫又把周围的野猫欺负了个遍,还把教师公寓一楼的泰迪给挠了。你不要一天到晚不管它好不好!”

“肯定是那只泰迪先动手的。那只泰迪日天日地,今天欺负到我家三儿头上了,不给它点教训真以为我家三儿是下面那个。”庄恕眼睛都没从书上移开。“庄子,那不叫先动手,那叫先动屌哈哈哈哈”杜剑锋头都没回地接话。

没素质!明诚瞪了他一眼,还没把饭递给他大哥,就见怀中的黑猫一下子跳了出去,直奔着荣石而去。

“我的仓鼠!!!!”荣石一声惨叫,赶忙把盒子护住。

 

宿舍又安静了一下。

然后其他四个汉子都炸毛了。

杜剑锋:卧槽!老鼠!在哪儿!老子弄死他!

庄恕:什么?小白鼠还是小仓鼠?

明楼:荣石头,看住了!别让它爬到我饭上!

明诚:让我看看让我看看!

一只小小的奶黄色仓鼠,瑟瑟发抖地趴在小盒子里。荣石高高地举着盒子,唯恐庄恕的猫一个忍不住就生扑了。庄恕赶走了他的猫后,一群汉子便围了上去。

“卧槽,荣石头,你上哪儿搞得这玩意儿?”杜剑锋盯着小小的仓鼠惊奇不已,他可不觉得荣石是一个喜欢小动物的主儿。“我妹妹给我的,她们最近要大查寝,所以先寄存我这儿了,烦死了。”荣石一边说着,一边把小盒子小心地放到桌子上:“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拿走。”

看着那小仓鼠战战栗栗的小模样甚惹人怜爱,明诚便忍不住问:“那你就只带了这么一个塑料盒回来?浴沙呢?厕沙呢?跑轮呢?”

荣石睁着大眼睛茫然道:“那些都是什么啊?”

 

明诚:。。。。。。

明楼:。。。。。。

庄恕:。。。。。。

杜剑锋:养个老鼠还那么费劲儿呢?给吃的给喝的不就完了吗?

 

03.

明诚看着荣石,默默地叹气:“那你怎么养它?”荣石:“就是按时给饲料给水啊?不行吗?”“那样会死的。”明楼实在看不下去了,坐起身来教育道:“仓鼠需要运动,需要清洁,需要保持鼠窝干净,刚才阿诚说的那三样少不了的。不然很快你就会养死它。”

庄恕一脸热情地下了床,满含爱意地盯着小仓鼠:“它长得这么可爱,反正让你养着也会养死,不如让我把它解剖了?这样它也算是为人类的发展做出了贡献。这个学期学的解剖学太难了,我怕我实操不及格。”“我可去你的,你一个大学霸说你不及格?谁信啊?你咋不把你那只黑猫给解剖了?我告诉你啊庄子,你要是把它解剖了,你的解剖学肯定合格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的黑猫刚才挠的是你们解剖学老师的泰迪。”明诚好心地为他说明了情况。

庄恕的黑猫狠狠地喵了一声。“三儿说他不同意。”庄恕企图辩白。“我咋觉得它说的是,这只老鼠不如给它吃了算了,反正荣石头也养不活。”杜剑锋煞有介事地添乱。

“杜剑锋和庄夫子给我闭嘴!我要养活一个给你们看!你们不许打它的主意。庄夫子,你看好你的三儿,不准让它靠近!还有,杜剑锋,它叫许一霖,是仓鼠,不是老鼠!”

 

05.

“为啥一只仓鼠还连名带姓的?跟个人名一样。”明诚一边帮荣石参考大型鼠笼,一边好奇道。

“这是我妹妹在网上算下来的。”荣石解释道:“据说起这个名儿能够保佑平安健康。”

“哈哈哈,居然是电脑算的。”杜剑锋疯狂嘲笑:“那这个许一霖是命中缺木啊还是缺水啊。”

“都缺。”荣石耐下性子解释。

“那咋不叫许一淋啊哈哈哈哈。”

荣石和明诚默默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儿,决定不理杜剑锋。

别生气,他命中缺贱缺疯,名儿给补多了。

“也没看出来它哪里平安健康啊。”杜剑锋猛地弹了一下盒子,满意地看着抱着瓜子仁猛啃的许一霖一个趔趄,又缩回了角落里:“你看它不照样掉进咱们这龙潭虎穴了?”

“什么意思?我们宿舍不是混合宿舍三不管吗?又不会被查寝,怎么就龙潭虎穴了?”涉及仓鼠安危,荣石不得不问。

杜剑锋嘿嘿一笑,往上头一指:“你看!”

只见庄恕搂着黑猫,二者皆是炯炯有神地盯着许一霖,脸上浮现着危险的笑容。黑猫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舔嘴,庄恕时不时地搓搓手。

贼心不死,痴心妄想,丧心病狂,真是有其主必有其铲屎的。荣石在心里疯狂骂着。

庄恕家的三儿终于不嫌弃他主人了,不容易啊。明诚默默地腹诽着。

 

 

06.

赌上了男人的尊严与气魄,荣石下决心要养好许一霖。他花大价钱从网上买回了超豪华三层鼠笼,一层超大空间,自由自在;二层外接浴室,凌空沐浴。降噪跑轮,运动首选;三层食盆,防漏水壶一应俱全,还有一个管道滑梯从直通一层。杜剑锋和庄恕看得目瞪口呆,这年头,仓鼠比人强啊。

许一霖在小盒子呆惯了,骤然住进别墅仍是无所适从。它畏畏缩缩地挤在食盆旁边,不敢跑动。荣石没办法,只好拿着瓜子仁引诱:“一霖,来呀,来这里,吃瓜子儿喽。”许一霖在害怕与瓜子间抉择良久,终于犹犹豫豫地迈开了步子,仰着脖子追着瓜子开始小跑。呼哧一下,在许一霖跳起来要抱住瓜子的前一秒,荣石把瓜子儿朝管道滑梯一扔。

许一霖凌空一跃,一个优雅的转身抱住了心心念念的瓜子儿,落地之后还没来得及摆一个可爱的pose,就感觉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。它在滑梯中左撞右撞,随着管道一圈圈地兜下来,等掉到一层挣扎地起来时,早就头晕眼花,一个趔趄又倒了。

许一霖晕晕乎乎的,趁着最后的理智抱了抱怀里,还好,瓜子还在。

有了第一次,许一霖便不在害怕,反而对新家好奇起来。它跑上跑下,这里闻闻,那里啃啃,然后又快乐地在跑轮上跑了几圈。开心!这么大的地盘,全都属于我!

它两只小爪子趴在透明的塑料墙上,认真地看着那个在外面一脸傻笑的男人,牢牢地记住了他的脸。

就是他,给自己搭了这个大房子,还给自己吃自己最喜欢的瓜子。他对自己好,是个好大仓鼠。

嗯,幼小的许一霖还不懂得人和仓鼠的区别。他觉得他长大了,也会是那个样子。

 

07.

那个黑色的怪物和那一个白白胖胖的大仓鼠一直对自己很感兴趣。许一霖根据多天的观察,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因为那个黑色的怪物总是偷偷地围着自己的房子绕圈,炯炯有神的绿眼幽幽地盯着自己,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而那个白白胖胖的大仓鼠就是赤裸裸的···占有欲,可以说是垂涎欲滴,和自己看瓜子的眼神一模一样。

想到这里,许一霖打了一个寒颤。那个白白胖胖的大仓鼠好可怕。

冬天到了,气温越来越低。木屑已经不足以保暖,许一霖经常冻得发抖。荣石看他小小的一只实在是可怜,便小心翼翼地捏了它出来,放在自己手心里暖着。他的桌子上开着暖炉,暖烘烘的十分舒服。他的手心也很温暖,而且还一下一下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背,许一霖想着想着意识便模糊了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一觉醒来,荣石已经把许一霖塞到了绒毛手套里,而他自己正在电脑上打论文。荣石的手指在飞速地辗转挪腾,跳跃飞舞,食指上那枚红色的东西愈发显眼。好好看啊,一定非常好吃!许一霖觉得十分心动,便小跑了过去想啃那个有自己一半大的瓜子仁儿。

算好角度,算好速度,看准瓜子,跳,扑!许一霖觉得自己的动作堪称完美,却不料起跳的那一刹那,脚下的地却陷了下去,他一个措手不及,刚好被荣石翘起来的食指挑了出去,狠狠地撞到了电脑屏幕上。

看着奶黄色的许一霖贴着屏幕滑下来,荣石吓了一跳,赶紧捧到了手心里一下下地抚慰着。许一霖脑袋撞得生疼,委屈极了,不断地用小爪子捋着脑袋。结果一低头,却发现那个红色的瓜子就在自己身前,他顿时兴高采烈了起来,也顾不得脑袋疼,小爪子捧牢了上去就是一口。

然后许一霖更委屈了。

牙疼。。。
 

08.

许一霖觉得自己丢死人了,不对,是丢死鼠了。他转身钻到了荣石的袖口里想逃离尴尬,结果胖乎乎地挤不进去,只能钻进去半个身子,留着圆滚滚的小屁股在外面。又使劲儿挤了挤,还是钻不进去。

呜呜呜,更丢鼠了。

荣石目瞪口呆地看着许一霖一顿骚操作,看着他在用尽全力还是摆脱不了被卡住的尴尬后认命地就地趴倒,太可爱了。真是太可爱了。

荣石止不住内心的柔软,把许一霖拔出来之后给了他一颗瓜子。许一霖蔫蔫儿的,看着瓜子也不复之前兴高采烈上去抢的样子,连之前漆黑灵动的小眼睛也失去了光泽。荣石索性端起它和自己平视,温柔地哄了几句后亲了一下许一霖。

 

许一霖傻掉了,他愣愣地盯了盯荣石,发现对方还是一脸含笑的模样。他又捋了捋自己的脑袋,对,不是梦。荣石在看了自己一顿傻到家的操作后,没有嫌弃自己笨,而是亲了自己一下。

哇,他真的好好!

许一霖又开心起来,他蹭蹭蹭地顺着荣石的胳膊爬到他的肩膀上,额,脖子爬不上去了。许一霖索性攀着荣石的脖子,投桃报李地在他脸侧面也亲了一小口。荣石骤然感觉到脸侧面一阵刺痛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啊呀,忘记收牙了!

许一霖傻掉了,自己又又丢鼠了!!!

荣石无奈地叹了口气,把许一霖捉回了手中,轻轻地弹了弹他的小脑瓜:“你个小笨鼠!真是笨到家了。”

 

09.

荣石宿舍是一个混合宿舍,住着经济学院的明楼明诚,管理学院的自己,体育学院的杜剑锋和医学院的庄恕。明楼明诚出身富贵,家中和荣石一样有着家族企业,只不过明楼又懒又馋明诚勤快整洁就是了。不过论起成绩来,这二位都是一等一的好。杜剑锋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迷恋游戏满口粗话,不过倒是运动的好手。庄恕是典型的好学生,别人家的孩子,斯文礼貌,只不过一心迷恋医学,情商极低,对众多女生的表白视而不见,能在女生羞涩地向他搭话时认真地告诉对方,你脸庞浮肿,皮肤干燥,可能是内分泌失调回去要注意一下。

为什么是5个人?因为他们宿舍是6人间。对,就是这么惨,6个人共享小小的空间,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最后一个床位始终没人申请入住,他们倒也捡了便宜。

去年庄恕从外面捡回来了一只黑色的小猫,才断奶不久,十分可爱。荣石对猫咪无感,杜剑锋和明楼不喜欢小动物,都投了反对票。可是明诚喜欢啊,他抱着小猫和颜悦色道:“大哥,我建议你关心一下你的吃饭问题。杜剑锋,如果你固执己见,就担心一下自己会不会因为英语四级过不了而拿不到学位证,”明诚一句话,全票通过。

他张罗着买了猫砂和小窝,又陪着庄恕亲自买了猫食。一天天下来,随着三儿越长越大,反而和明诚更加亲近。没办法啊,毕竟庄恕是苦逼的医学生,在宿舍呆的时间还不如三儿呆得长。随着三儿的长大,他冷眼高贵的性格愈发明显,而不显山不漏水的爆表战斗力似乎也随了总是满面春风的明诚。庄恕?他是谁?三儿一脸冷漠地扫了一眼面前这个谄媚笑容的男人,然后轻盈地跳上了明诚的床,倚着明诚趴了下来:“老子只认阿诚哥。”

“庄子啊,你说你养三儿是为了干嘛啊?你给养大了他也不怎么认你。”荣石捧了啃着瓜子的许一霖在手,看着三儿问道。“我起初啊,是想着让它给我抓几只老鼠解剖解剖,结果谁知道这崽子不认主。”庄恕叹了口气。

“哦。”荣石不动声色地,默默地把许一霖给自己身前护了护。他还太小,还不能直面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和陷阱。“不过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嘿嘿。”庄恕乐观地补充道:“毕竟它是猫嘛,猫捉老鼠,天经地义。这是写进基因的法则,是无师自通的本事。”呵!这个表面来起来一脸和气的大白馒头,谁知道竟是个黑芝麻的。真是知馒头知皮儿不知馅儿。

咦?怎么离桌子上的瓜子堆儿远了?刚才不还是一伸爪子就能够到的距离吗?许一霖埋头啃完瓜子后,抬头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瓜子堆儿。他谨慎地估算了一下,嗯,能跳过去。

一、二、三、跳!

啊!救命啊!要掉下去了!许一霖错误地估计了自己日渐增长的体重,在挨到桌子的前一秒重重地栽了下来。荣石始料未及,而另一边的三儿却快如闪电地冲了出来。

就在荣石大惊失色的时候,却看见三儿轻轻地用舌头舔着落地的许一霖,然后用脑袋热情地蹭着他。这殷勤的样子,跟之前对庄恕的高冷态度截然相反。

庄恕仿佛听到了自己希望咔嚓破裂的声音。

这崽子,不认主也就算了,还不认祖宗!我去你大爷的!

“你还是别操心三儿了,操心操心你自己吧。”荣石看着许一霖和三儿开心玩耍的样子,松了一口气:“三儿的战力在学校里可是最强的,自从它来了之后,校园里就只有公猫再没母猫了。上次他收拾了一顿泰迪后,连狗见了他都绕道走。倒是你自己,又怂又叨叨。都说养宠物随主人,你说三儿咋和你哪儿哪儿都相反呢。”

“他也算是三儿的主人?”明楼不以为然地插话:“三儿可是被阿诚一手带大的。你说三儿能不随了阿诚?要是随了庄恕,怕不是得做一辈子和尚猫。”

想想也是。

毕竟阿诚哥喜欢许一霖,而三儿也克服了基因遗传与许一霖玩儿得甚好。

这是多么可怕的随主人啊。

 

10.

自从那次之后,荣石便放心许一霖和三儿一起玩耍了。半夜冷的时候,三儿还会把许一霖圈在怀里给他取暖。而许一霖也可以在他身上随便溜达,时而爬上他的背,时而捉他的尾巴取乐。

“喂,哥呀,你把许一霖还回来吧?我们学校风声过去了。”放寒假前,荣意来电话道。

“不还!”荣石一手拿着电话,一手逗弄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许一霖:“一霖在我这里挺好的,我给你支付宝转账,你再买一只去吧。”

寒假很快来临,各科考试和也陆续结束了。庄恕不愧是学霸,在自己的猫狠揍了解剖学老师家的泰迪的情况下,仍然取得了满绩点。“成绩还没下来,你怎么知道你是满绩点啊?”杜剑锋问道。“我怎么知道?”庄恕冷笑道:“学霸的世界你不懂。”

为了能够带许一霖回家,荣石放弃了飞机火车的选项,而是让家里边派车来接。荣氏企业辣么大,这点汽油钱算什么?可是明诚还是默默吐槽:“汽油钱不是钱啊,直接让庄恕照看不就行了?反正他也不回家。”

正月十七返校日,杜剑锋一开门就发现一个陌生人站在宿舍里面,还穿着庄恕的白大褂。他自觉不妙,大喊一声有贼便扑了上去,企图凭借自己高大健壮的体格生擒活捉。等到正在洗澡的庄恕听到打闹声,急急穿好衣服出来,便见被压在桌子上的杜剑锋一脸抑郁:“那个,庄子,找了一个警察媳妇儿麻烦提前通知一声行不行···哎呦呦季警官您别再使劲儿了要废了胳膊。我媳妇儿也是个警察,叫方孟韦,说不定你们还认识,看在都是警察家属的份儿上手下留情啊···”

 

站在门口抱着许一霖的荣石听后一脸恶寒。一个宿舍五个人,四个都是基佬,自己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住了四年?是不是得庆幸自己没被掰弯?

宿管阿姨,我要请求换宿舍。怪不得最后一个床位空了四年没人申请,怪不得自己条件完美却没有一个妹子追。原来是众人皆醒我独醉啊。哎等等,那我在大家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?

细思极恐,荣石抱紧了自己正在啃瓜子的小一霖瑟瑟发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注:之所以题目为《我的舍友是布丁》,是因为许一霖设定是布丁仓鼠。

评论(17)

热度(58)